推广 热搜:     厦门  马赛克  墓碑    芝麻白  石英石    洞石 

需融资4.5亿“将军红”花岗岩矿权转让!附:平邑花岗岩“将军红”名称的来历!

   日期:2020-03-22     评论:    
核心提示:石材矿山:将军红花岗岩。证照齐全:采矿权证、安全生产许可、林地证、环保证等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微信图片_20200322112735

石材矿山:将军红花岗岩。

 

证照齐全:采矿权证、安全生产许可、林地证、环保证等。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项目情况:当地政府支持砂石发展,允许销售,并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
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生产情况:已经获取砂石骨料矿权开采、生产、销售资质。生产设备尚未购置。 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市场需求:已有销路,市场需要量大。 

 

合作方式:将1.9公顷矿区内3000万方“将军红”砂石骨料开采权转让。需融资4.5亿。 

 

付款方式:定金1000万,后续按照预付30%,及采矿进度款方式支付。

 


附:平邑花岗岩“将军红”名称的来历


平邑县石材开发起端于“将军红”牌花岗岩。在该石材品牌的诞生上,我做过工作,也受过挫折磨难,记忆犹新,感慨多多。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,石材业一直是平邑县的重要经济支柱产业之一。高峰期采矿点几十处,加工磨锯千余台,石材经营点遍布各乡镇,各类板材经销国内外,县、乡财政收入增加,穷村变富村,出现了一些百万元户、千万元户的典型,发展前景日益美好。

“万事开头难”,石材业开发伊始,确有一段曲折经历。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,临涧公社党委向县委领导汇报,发现有大量的红花岗岩石,有开发利用价值。县委领导很重视,县社队企业局(后改为乡镇企业局)组建班子,配备专门人员负责勘察资源,到科研单位化验,外出找合作伙伴或开发商,虽经几年努力,但收效甚微。有的工作人员失去信心,感到开发无望。山上的石头仍然是打墙、盖屋、垒地堰的材料。


1988年春,国家科委在北京举办全国第一次科技成果展览会,发给平邑县科委5张门票,经县长同意,分给县经委3张、科委2张。此时,我任县科委主任,决定由我和李庆波同志前去参加。出发前我想到连襟姐夫在北京大理石厂工作,他参加过北京市许多大型工程的石材选购供应,毛主席纪念堂建设工程,他就在石材组,搞石材的选购。这次去北京何不借此机会求他帮忙,为平邑的红花岗石找个出路。如果成功了,也算为平邑的经济发展出点力,为平邑老百姓造点福。于是我到县乡镇企业局找有关同志,了解了红色花岗岩的储量分布和开发进展情况,拿了两块比核桃稍大一点的石块,装在信封里带到北京。


在参观科技成果展览的空闲,去连襟姐夫家探亲,交谈中对姐夫说:“我在平邑县工作了将近30年。平邑县属沂蒙山区老革命根据地,老百姓对中国革命做出了很大贡献,但由于自然条件差,工业不发达,建国后虽经这些年的艰苦奋斗,可仍然贫困。特别是山区,老百姓生活更是困难。要论资源就是石头多,特别是南部山区发现有红色花岗岩。近几年组织人力搞开发,但至今还没有找到销路,求你帮个忙,把那里的石头找个销路开发起来,增加经济收入,改变下老革命根据地的贫困面貌。”接着把这里的红色花岗岩的储量分布大概说了下。姐夫说:“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,石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,开发石材是很有前途的。近来好几个省里都有人来求援。有的是地委书记、县长亲自来。你看,我抽屉里装得满满的石板,都是他们送来的样品。可是我们厂里业务忙,哪有时间外出搞别的,都还没有答应去他们那里考察。这样吧!既然你提出来,凭咱弟兄的关系,我一定尽力帮忙,至于能不能行,还得经厂领导班子研究,确定了才能算数。如果能行的话,我再给您去信联系。”因为开发经营石材不是科委的直接业务,去北京联系,既不是县领导委派,也没有受那哪个单位的委托,再说能不能办成也没有把握,所以我当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两个多月后接到姐夫从北京的来信,说经厂领导班子研究,确定派蒋副厂长、业务科化科长和他(技术科长)3人来平邑考察,要抓紧确定好接洽单位和查看地点等。具体事宜到时再商量。这时,我才感到事情的紧迫性。于是赶紧找县长,把来信交给他,向他汇报了事情的经过。第三天,县长安排我去与县乡镇企业局具体商量。我到乡镇企业局把信给尹士玉局长看了。他说:“好!开发花岗岩的事,我们正在走投无路哩!搞了几年一无所获,有的同志已失去信心,想打退堂鼓。他们来正合我们的意,他们来后,一切事情我负责安排。”7月中旬,北京3位客人来到平邑,查看了余粮店和茂分岭两个矿点,双方商定平邑送块毛料石,待北京大理石厂切割磨光后,根据板材情况再签订供销合同。20天后,县长让我陪同县乡镇企业局高崇举、临涧乡郑树明同志去北京签订合同。


北京大理石厂在北京丰台区青塔寺附近。我们到达时,送料石的卡车也到了厂里。厂领导热情接待了我们。拉去的料石,立即安排吊上了工作台。因为花岗岩比大理石质地硬,又是用平拉锯,所以用了3个台班才锯完并磨光。该厂刘厂长把我们3人和3位副厂长、几位科长召集到办公室,刘厂长说:“我们看了,这石板还可以推广应用,能否推到市场上去,为客户认可接受,还得做大量的工作。就看我们的工作怎么做了,能不能做到家。”又对我们说:“你们那里是老革命根据地,应当帮忙。尤其是有老宗(宗希义)这层亲戚关系,我们感到可靠放心,我们一定尽全力把这件事办好,争取把这个产品推到市场上去。”之后就商讨订合同的事。经协商:第一批平邑县先供料石500方,负责用火车运到北京,运费由厂方负责,货到付款。价格方面,厂方照顾革命老区,超过厂里进料最高价格。以后,再续合同,价格水涨船高。当我们提出资金有困难时,厂方当即给5000元带回,作为购置锤、撬、钎等工具及修简易道路的补助。

签订合同时,涉及到石材的名称问题。商讨中有各种提法,有的说叫“晚霞”,有的说叫“彩虹”,没有统一起来。我的亲戚宗希义说:“现在国际市场上有个名牌叫‘公主红’,咱叫‘将军红’,用将军的威武和它竞争,岂不更好”!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个名字。“将军红”名字第一次落在了合同书上,至今已成为我国石材市场上的一大品牌。

在签订定合同的两年时间里,北京大理石厂履行了他们的诺言,把“将军红”这个产品,在北京、上海、沈阳、广州等各大城市举办展销活动,和国内、国际商家洽谈,共花费人民币3万余元(在当时是个大数目) ,该品牌终于被客户认可接受。实事求是地说,平邑县石材的开发,除了平邑县人民的努力外,北京大理石厂对石材开发推广,功不可没。

在平邑县这段石材业起步开发中,我出过力,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,但从没张扬过。多数人不知道这段情节,不知道“将军红”这个名字的来龙去脉。有个地方报纸,还刊登过不合实际的虚构报导,但我并不在意。自己做这件事,不是为图名图利,只是想为人民群众做点有益的好事。但当我看到平邑县石材业蓬勃发展起来,许多石材经营者腰包鼓起来,成了知名大款时,心里由衷地高兴,有知足感。现在,我家里茶几上还铺着一块“将军红”板,那是当时北京大理石厂命名“将军红”后,给我们3人每人赠送的一块切割成的留作纪念的板材。这才是标准的“将军红”,它也是最早的历史见证。

作者于泽方,系平邑县科委原主任

 
 
更多>同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北京赛车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
环球石材网
 
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